近日得知高中班主任告病在广州就医,随前往拜访

一则转发的消息突然出现在高中班级群里,沉寂许久的群聊慢慢活跃了起来,原来消息的内容是关于高中班主任的,临近高考,她在广州祝愿高考生们旗开得胜,金榜题名。大家这才知道老师在广州治病的消息,老师的学科是英语,当年她做我们班主任的时候,在英语的教学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即便如此,我的英语还是学艺不精啊,有些惭愧,脑海中的记忆停留在了六年前的课堂上,老师确实很多年没见了。

老师重病有半年了,不得已辞去了高中老师的工作,提前退休治病,此刻是师爷陪伴她左右,深圳广州距离不远,一张高铁票即可到达,奈何疫情原因,出行有些困难,正好前段时间出行政策放缓,于是定下了7.24号前往广州的计划。

提前买了一些 鲜花+补品+新鲜水果,我和易楚翘拎着,昔日高中的好友,如今公司的同事,三年前我曾经说过,IT圈子很小,以后总有机会见面,没想到和读完硕的他真的又见面了。看了下时间,估计是要在饭点到达老师那里了。经过了几个站点的转乘,一通电话后终于出现在了老师家门口,推开门看到了六年后的老师,心里压抑的让人有些难受,老师确实病了,病的有些严重,化疗让她的身体看上去很瘦弱,憔悴和皱纹写满了她的脸庞,我们小心翼翼地帮老师倒水,闲聊中,得知老师的儿子远在德国读博,每天一束鲜花,寄托着他对老师的祝愿,此刻我想他的压力才是最大的吧,这种感觉 我也曾经有过,面对至亲的病痛,内疚和自责爬满了自我,如何去改变成为我当时唯一想做的事情。我们谈了很多,从大国谈到小家,从财富谈到健康,从过去谈到未来, 也许是很久都没有这么愉快的聊天了,师爷很开心,饭间拿出了珍藏的白酒,说要与我们痛饮,没有酒文化的我本想拒绝,不过想到师爷的处境,放弃了工作陪伴在老师身边,日复一日的坚持着,从希望到痛苦,从悲伤再到希望,我也释然了,两杯白酒下肚,话题开始更加熟络起来,了解到老师的病前段时间开始好转,有了希望,接下来就是配合疗程安心治病;席间还意外当起了月老,有位高中好友在部队打光棍,正好可以帮忙牵牵红线。我也许久没有这么吃过饭了,气氛很融洽,看到老师正在逐渐好转,可以看出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时间差不多了,酒也醒的差不多了,我们表达了祝愿和期盼,开始了返程。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希望病痛离我们远去,希望大家健康快乐的生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