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国庆假期,出了一趟远门

    又到了喜闻乐见的假期生活了,这是我工作后的第二个国庆假期,这个国庆和中秋是在一起的,听说X学新建了一座大楼,想过去看看,顺便回一趟家。

    2020.9.30日,因为国庆不加班,所以调休一天,准备提前回家。票确实难买,回家的决定下的有点晚,火车票抢不到了,飞机票又太贵,一看地图距离尚可,于是选择了大巴,第一次坐大巴回家,万万没想到,智行上出票时说预计6个小时,结果硬生生的坐了一天一夜,从深圳宝安汽车站出发,早上8点半,下午15点左右车还未驶出广东省….将近24个小时的车程让我表示没有下一次了, 据说有人自驾回去中秋夜是在高速上赏的月。
    车上的日子总是如此的漫长,好久没听书了,大学的夜晚压力难眠,总是会习惯性的打开《氧气听书》 分散下注意力,求职路上的漫漫车途也延续了这种习惯,工作之后这个压力消散了一部分,习惯也慢慢消散了。这一次换成了《 微信读书》,理财类型的书籍成了我这个年纪的最爱了,高龄资本的张磊在疫情期间写了一本书《价值》,这本书讲述的是张磊的历程,从河南驻马店的那个中学开始,《静静地顿河》是他热爱的一本苏联小说,1990~1994年他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金融系毕业了,书中讲到,毕业后的张磊来到了一家国营单位从事的是矿产外贸相关的工作,第一年张磊跑了五湖四海的很多地方,那一年他23岁,1998年他选择前往美国留学,3年的国企工作期间他应该也是感慨万千的,最终耶鲁大学发来了全额奖学金offer,这个offer对于他来说是人生的转折点,后面的故事更多的是讲他读完大学后在那个层次的工作经历,总体来说选择价值投资,和时间做朋友,这话是对的。

    中秋节,走亲访友是不可或缺的,团聚是节假日特有的符号,一次宴会上,舅妈的妹妹的大儿子也即将毕业,希望我能够帮帮他,早知道就应该提前准备的,即兴演讲的本领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这一关算是有惊无险。晚上和昔日好友看了《我和我的家乡》,还好是在第一排,黑暗中两个猛男哭的稀里哗啦,事后回忆竟感觉有些词穷;时间过的很快,告别家人,前往校园的路上,熟悉的火车,不一样的路人,没想到已经毕业一年有余了,初到x市天已黑,住进一家宾馆后,打算明早再去,市中心还是老样子,花掉以前的优惠券,吃了一顿满意的烤肉;清晨醒来,至校门口,竟无法进入,在三解释下门卫依然不允,颇有些无奈却也能理解疫情下的管控,但奈何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不破坏大局观的情况下还是可以变通的嘛,联系了以前的就业办老师,在几个电话的来回沟通下,最终走入了阔别已久的大学校园,天气晴朗,空气清晰,因为早课的缘故,学校显得很空旷,拜访过几位昔日老师后,闲逛在校园,图书馆、计算机楼、宿舍、食堂、学堂,一一看去,似乎没啥特别的感觉。

    返程的路上,一个人影从我身边略过,像极了一位老熟人,往日种种巧合似乎被无限放大般在我记忆中回放着。2018年夏,大三下学期的暑假来临了,机缘下来到了苏州园区微软进行暑假实习,组团找房时,扫过一个小伙的微信,竟惊奇的发现早在三个月前就已加过此人,再查聊天记录,居然是在一个群里聊天抬杠认识的,顿感这个圈子真小。正式实习时,热爱打乒乓球,结识了一个陈姓小伙,一年后的正式工作报道,竟然惊奇的发现咱们在深圳又碰面了,世界居然这么小。工作培训时,结交了一位同部门的同事,看着这个id有点眼熟,一查不得了,居然还是招行卡中心的同事,只不过我们都选择了深圳,不免感觉有趣极了,巧合吗,也许只是圈子就这么大,若干年后 我是否能在其他地方碰到一些老熟人呢,似乎这并不算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