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书贩手中购买了几斤书,在书堆中找到了《沉默的大多数》,之前听过王小波的传记,遂读之。

  《沉默的大多数》,我个人理解为是一本表达独立思考、自由之风的作品,通过王小波(1952-1997)自身的一些独特经历, 十年文革、百万知青下乡、民办教师、工厂打工等等,结合一些社会现象,表达出来的一些见解的杂文集。

  这本书的风格有些奇特,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部议论文,几乎每篇文章都会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叙事、第二阶段论事,第三阶段陈述自身观点。除此之外,还有一种雅俗共赏的幽默感,这种幽默来自于文章中语言中的不拘于国学的庄严肃重,亦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当然,这本书好坏之分 我不做过多的评价,读书的意义在我看来必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在书中结合各自的经历和想法,琢磨出自身所需要的普世价值观,才是读完书的益处。这本书说实话,我认为文笔一般,有些篇章所讲述的内容也非主流价值观,但就像我所说的,读书本身就像是一种寻宝的活动,你无法祈求作者在整本书里面都夹藏着宝贝,你亦无法要求自身通过咬文嚼字吃透书中一笔一划,这其中有些是写的过于晦涩难懂,有些是局限于自身见识浅薄,无法领悟之事常有发生。这本书中,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几篇文章是《萧伯纳的〈巴巴拉少校〉》、《我看国学》、《我怎样做青年的思想工作》,从中学到的东西还是不少的。

《萧伯纳的〈巴巴拉少校〉》
  在《沉默的大多数》的自序中,王小波这样写道:“年轻时读萧伯纳的剧本,有场戏印象深刻,工业巨头老爷子见到多年不见的儿子,问他对什么感兴趣,这个年轻人在科学、文艺、法律等一切方面一无所长,但他说自己有一项长处:会明辨是非。老爷子把自己的儿子暴损了一顿,说这件事情难倒了一切科学家、商业家、哲学家,怎么你什么都不会,就会一个明辨是非?我看到这段文章时只有二十来岁,登时痛下决心,说这辈子我干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做一个一无所能就能明辨是非的人。我年轻时所见的人,只掌握了一些粗浅的原则,就以为无所不知,对世界妄加判断,结果整个世界都深受其害。直到年登不惑,才明白萧翁的见解原有偏颇之处。“

初看自序,感觉一头雾水,原谅我知识浅薄,我对剧作一无所知,更别提萧伯纳的《巴巴拉少校》了,所以对于王小波描述的这件事情云里雾里,无法理解。直到我看了 《萧伯纳的〈巴巴拉少校〉》这篇文章,王小波说:”萧伯纳的剧作《巴巴拉少校》是萧翁的精彩之作,如果哪个热爱文学的人没有读过,实为一大憾事。青年人一般爱读小说不爱看剧本,我也如此,但萧伯纳的剧本与众不同,不可不读。“ 头一次在书中看到王小波安利一些东西,顿生趣意,于是看了一下《巴巴拉少校》的剧本,剧情不算复杂,讲述的是本世纪初一个军火大王安德谢夫如何解决他的继承人问题的故事。全剧不但妙趣横生,而且蕴涵着丰富的思想内容。其中最有力的一笔是剧中人围绕“明辨是非”问题发生的戏剧性冲突,读来耐人寻味。 他说:“事实上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明辨是非”的能力却成了接触世界与了解世界的障碍,结果是终生停留在只会“明辨是非”的水平上。可以这样说,接受了一个伦理的体系不过达到了小学四年级的水平,而接受一个真理的体系就难得多,人们毕生都在学习科学,接触社会。人们知道得越多,明辨是非就越困难。”

是的,明辨是非很难,在当今社会,如果你用自身的认知和经历去左右一件事情的是非,那结果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举例,当代的外卖小哥,一个存活在运输体系下的群体,自从北京某处长体验了外卖小哥的工作,发表了一些关于该工作的看法后,紧随其后,各大媒体,诸如没有人权、有损健康、付出多回报少等等报告不绝如缕。关于这些看法或者报道,如果单纯的从明辨是非的角度出发,那无疑,杜绝外卖行业绝对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但是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些人不去干外卖,他们会去从事什么样的职业呢,有人说,他们怎么不去写字楼里上班呢,对于这样的言论,也许“何不食肉糜”这个典故恰到好处,其实《天道》这部电视剧里面也存在过这类的问题,乐圣与格律诗打官司的事情 其中就有这样一个剧情,作为被压迫的农户,当站在法律的审判台上,却选择了帮助雇主,他们接受了自身被压迫的事实且认为这一切都是合理的,因为他们不这么做,未来的道路只能面朝黄土、耕田种地,这样的生活更加失去了意义,相反,从事这种商业活动,正是基于农户当前的自身处境,所作出的合理性破局,虽然这种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强势文化是:是真理真相的文化,是尊重客观规律的文化。弱势文化就是期待救世主的文化。在王小波的《萧伯纳的〈巴巴拉少校〉》一文中,他写道:“还有另一种人物,他们信奉一套道德标准,在行动中却绝不遵守它,他们可以正确地认识世界,但是又不和旧有的信念冲突。他们保存了这个矛盾不去解决,结果活得很好。” 这一点提示我们,“明辨是非”的伦理体系并非毫无用处,我只是说,它不是接近真理的方法。

《我看国学》

  这篇文章,先讲述了王小波自己读四书五经、学习孔孟程朱之道的事情,然后根据这种社会上反复专研,忘我背诵的现象进行论述,他说:“孔孟程朱我都读过,虽没有钻进去 但也怕钻进去出不来,这点东西太少了,总共就是人际关系那么点事,再加上后来的阴阳五行,这么多人研究了两千年,实在过分。旧时读书人背透四书五经,随便点出两个词就知道在书中位置,这种钻研精神虽可佩但却十足神经。显然会背诵爱因斯坦原著,是成不了物理学家的,因为真正学问不在字句之上,而在于思想。就算文科有点特殊性需要背诵,也到不了这个程度。之前背诵毛主席语录的调调我也懂–说是诵经念咒,并不过分。” 除此之外,他举了一个美国人嚼口香糖的故事,把口香糖嚼无数遍,还能嚼出牛肉干的味道,只要你不断地嚼。他说 :“我个人认为,我们民族最重要的文化传统,不是孔孟程朱,而是钻研精神。 任何一门学问,即便内容有限且已不值得钻研,但你把它钻得极深极透,就可以挟以自重,换言之,让大家佩服你,此后若再有人也亦挟之,就必钻研更深更透,此种学问被无数人钻过,会成为什么样子,实在难以想象。就说国学吧,有人说它无所不包,到今天还能拯救世界,虽然我很乐意相信,但还是将信将疑。”

通篇看下来,王小波无非就是想强调 对于国学的钻研精神是可取的,但对于这种反复钻研国学的做法是持怀疑态度的。事虽然是这么个事,但若要据此让读者来评判这件事情的是非,那就脱离了读书的益处了,书中的观点是王小波作者个人的观点,站在他的出发点,必然是结合他自身的环境作出的判断。至于国学亦或是类似于国学的事业是否值得被反复研究这个事情,我认为不要轻易下结论,不在其道不谋其政。但这篇文章所透露出的钻研精神主旨还是可取的,确实,想要在某个方面得到一些造诣,不去深刻学习理解这个行业,是行不通的,除此之外,如果想要看的更远一些,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没错,但前提是你需要先爬上巨人的肩膀才行,而这应该可以理解为钻研精神。

《我怎样做青年的思想工作》

这篇文章介绍的是王小波与他外甥之间的故事,他外甥是一个摇滚青年,王小波的任务是做做思想工作,劝其别做摇滚乐手,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外甥说:“我热爱自己的音乐,想这么做但办不到。” 这好像不是一种快乐的生活。“何必要快乐呢,痛苦是灵感的源泉啊。”

关于这一点,王小波做了这样的解释:“不错,痛苦是艺术的源泉;但也不必是你的痛苦……柴可夫斯基自己可不是小伊万;玛瑞·凯瑞也没在南方的种植园里收过棉花;唱《黄土高坡》的都打扮得珠光宝气;演秋菊的卸了妆一点都不悲惨,她有的是钱……听说她还想嫁个大款。而种种事实说明了一个真理:别人的痛苦才是你艺术的源泉;而你去受苦,只会成为别人的艺术源泉。因为我外甥是个聪明孩子,他马上就想到了,虽然开掘出艺术的源泉,却不是自己的,这不合算——虽然我自己并不真这么想,但我把外甥说服了。”

关于艺术和生活,诚然向往艺术是好样的,但因此而丧失了对生活的必要性,这样的选择并不是一个最优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