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4日是中国农历2020年的的除夕夜,1.20日调休两天,1月23日晚18时,我从深圳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     2020年1月20日,离春节还不到一个礼拜,国家法定放假日是大年三十那天,但周围的同事越来越少基本都申请调休回家过年了,之前加班时间比较多,现在手里活不多,心里也有了休息的想法,于是我申请了调休2天,虽然新闻上关于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的报道越来越频繁,但是远在深圳的我,每天日常就是工作,加上周围并没有出现恐慌,所以认为应该只是一个局部事情。

​    2020年1月21日,通过互联网平台主要是知乎热搜和微博热搜,武汉传染病似乎越来越严重,我也由此提高了警惕,在出门前,于小区门口药店,购买了N95口罩和抗病毒口服液以及提高抵抗力的维生素C,只是没想到N95口罩会这么贵,40¥/片,平常好像只需要1-2¥/片;考虑到1月23日会前往人流大站–深圳北站,忍痛买下了2片,回去一片,回来一片,但谁能料想到往后口罩成了紧俏货,厦门已经开始摇号购买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已经办好了金融社保卡,五险一金已经开始正常缴纳了,看到了药店门口醒目的支持医保标语,这次买药本想刷医保,结果店主提示医保刷不了,我顿时一惊,心想为啥刷不了,账号无效?很快店主打消了我的疑惑,“你的医保余额不足,要5000以上才能刷,大概再交一个月就可以了”,这次刷不了就算了,有了这句话,心中石头也算落地一半了。

​   申请调休的理由是办理档案和置办年货,当然年货只是一个幌子,该买的东西早已京东买好,给家人买了小米电动牙刷,我已经使用了半个月左右,比较不错,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以也给家人捎上了。重点还是档案的事情,我是2019届的毕业生,来到深圳工作,作为应届生户口落在了深圳南山区南头派出所,深圳市政十分方便,1978年邓公亲自圈下的这块小渔村,经历40年的改革开放如今早已成长为中国大陆的南天门,深圳市民政务效率十分迅速,我在2019年6月本科毕业之后,就开始准备材料,按照知乎前辈总结的办法很快就将落户流程熟悉清楚了,大致可以参考一下–2019 毕业两年内大学生落户深圳指南,因为工作时间原因,一直没空去办理落户的事情,后来挑了一个吉利的日子 2019.09.10日,总算是把落户的事情搞定了,然后办理了身份证。但是最后一个办理毕业生档案还没有弄好,所以这次调休的目的就是完成这档案的存放问题。一切都很顺利,在办理完这件事情之后,车站旁发现了一个祈神拜佛的地方,心情愉悦之下萌生了拜访之意

image-20200206211138212

寺庙不大,但香火不断,也有人正在虔诚的祈祷

image-20200206211355831

作为无神论者,我理解他们是在寻求心理的慰藉,但本着求同存异的想法,未敢打扰,继续参观内院去了,

image-20200206211653095

院子古色古香,香火不断,是一个清静的地方,时间也不早了,我也就此打住,回去了。

​   时间很充裕,下午,老家好友交流回家日程,约定聚会时间,闲谈中,让我帮忙购买一些口罩使用,我没有放引起重视,但依然答应他购买,傍晚在永和大王店吃完晚饭后,去了药店,这才惊讶的发现口罩越来越稀缺了,于是我赶紧购置了一定数量的口罩,药店只有三种口罩类型,而且还是限量购买,在和好友沟通中,通话质量断断续续,心情似乎也受到了波动十分忐忑,在查看了口罩种类的价格后,最终选择了价格贵的那种,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image-20200206233906620

  第一次看到这种限购的架势,不免有些紧张,于是我也为自家购买了一批口罩,没想到后面竟然直接无货了。时间终于到了1月23日,网上消息关于武汉肺炎越来越严重,我开始重视起来了,收拾完东西,处理了房内的杂物,带上了N95口罩和墨镜+帽子,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到了地铁站,人群中有些安逸,好像大家都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我知道,这只是暴风雨的前夕,果然,到达深圳北站,远远望去,每个人都挂着一个口罩,白色医用口罩居多,N95因为贵+限购的原因,戴的人反而不多,仔细想了想,发展离不开经济,有了物质基础,才有机会完善精神世界,这更佳坚定了我对于经济的需求。

image-20200207155954504

​   火车终于开动了,打了个电话回去,告诉了我已经出发了以及到站的时间,车厢内每个人都很自觉的戴着口罩,几声清脆的咳嗽,往往会吸引车内人的注意,毕竟在这种紧要关头,降低风险概率是唯一确保自身安全的做法。车厢有点闷,只有列车员来来往往的推销货物,经历过漫长的等待终于要接近尾声了,高铁开始减速,到家了。

​   1月24日,除夕夜,很安静,没有了往年的喧嚣,群里的气氛不如当年学生时代了,但还好我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相互问候了一下之后,就是发红包环节,今年的红包主题是短视频,快手10亿,抖音20亿,微视10亿,短视频狂欢,因为疫情的缘故,今年算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看春晚,其中一个记忆犹新的小品片段是关于财富和快乐的,讲的很深刻,但最后也并没有把如何解决社会财富分配不均的办法说出来;还有一个小品是讲讽刺官场形式主义作风的,里面带火了一个词:“词穷”,事实上对于2020年春节这魔幻色彩的开端,我也想说一声,词穷啊。

   1月25日-1月31日,初一到初七是国家法定放假日,按照惯例,初八要上班,所以我已购买初七的返程票,但是让人意外的事情是疫情的严重性超过了想象,类比于2003年的非典事件,很快在春节伊始,按照《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各省市宣布进入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根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性质、危害程度、涉及范围,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划分为特别重大(Ⅰ级)、重大(Ⅱ级)、较大(Ⅲ级)和一般(Ⅳ级)四级。其中,一级响应属于最高级别的响应。公司很快作出行动,开始启动在家办公机制,后来又调整为在家休息,2月1日至2月9日休息,只不过公司的决策在部门中实施上出现了偏差,我们小组默认加班三天,事有轻重缓急,比起大多数公司来说,我们应该是幸福的。

​   这次疫情打破了往日的宁静,经济重灾区旅游、餐饮、交通纷纷叫苦不迭,无数中产阶级宣告破产,其中在新世纪中获利的房主和租客身上也演了一幕幕戏剧性的对话。余生很长,平淡是衡量幸福的标杆,但需要历史上的悲壮色彩才能衬托出这种幸福。很快WHO的总干事宣布2019-nCoV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事情有了定性,但依然没有结束,武汉每时每刻都在上演历史性的悲剧,其中有让人愤慨的红十字会事件(主要围绕武汉协和医院和武汉仁爱医院),也有令人失望的武汉市政府办公厅车牌号事件(该汽车车牌鄂A0260W ),但是更多的是一些让人悲痛的因疫情造成的医护事件,故事很多,其中最为壮烈的莫过于李文亮医生的事迹了。李文亮医生,2019年12月30日因在互联网平台散布非典谣言,被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训诫,2月1日自身感染的疫情被确诊,2月6日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逝,从一个之前的造谣者,变成这场疫情的受害者,我有些失神,事实上,这种悲剧来的太突然了,这种前后带来的反转让人感觉到了强烈的悲剧色彩,

image-20200207164311202

  看到这张训诫书,似乎有了很大的讽刺意味,李文亮医生作为这次疫情的“吹哨人”,却因此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个代价很大,超过了一切,于法,这是未可厚非的,但于情这是骇人听闻的,所以相关机构若无法给予民众合乎情理的解释和安排,那么社会和公众将会对机构丧失公信力,一旦缺口打开,带给我们的将会是无尽的风暴。

image-20200207164921705

  这次事件极有可能写入史册,李文亮医生,缅怀你,也祝贺你,在历史的长河中,你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作为一个疫情的“吹哨人”,安息吧。

​ 然而,这场疫情并没有结束,1月30日的数据显示,人传人已证据确凿,

image-20200207165443256

目前是 2月7日,事情过去一周,正好是处于春节返工高峰期,数据显示,疫情正在加重,还没达到高峰拐点

image-20200207165602148

​   目前是2020年2月7日17:00分左右,未来是不可确定的,但可以通过预测来做好准备,一部电影:《传染病》,虽然是2011年拍的,但是导演预测了未来传染病爆发后所带来的连锁事件,我认为是具有参考价值的,电影中首先是交通管制,然后是食物短缺,金融千股跌唯医药股大热,最后持续一段时间,疫苗研制成功,开始实行疫苗生产派发管制,就像一个小挫折,然后社会继续有条不紊的向前发展下去,只是少了一些主角,多了一些陌生的面孔。将电影中的情况兑现到现实生活中,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目前交通管制已开始实施,金融领域也出现千股跌停,口罩、抗病毒和抗生素概念股大热,事情也仍然在继续发酵中,疫情将会在什么时候出现拐点呢,目前是未知的,在这历史的长河中,撑着一艘小船,顺利抵达目的地,不容易,期待雨过天晴的到来。